手術室沉重的鐵門發出幾近損壞般的聲響,門內走出幾個滿臉倦容的醫生。千凜翼趕忙迎到為首那名醫者的面前:“醫生,小雨她……怎麼樣了。”一邊剛剛從長椅上站起的瑾一雖是不爽於翼那副為雨幽做主的樣子,卻仍是因為擔憂姐姐而彆扭的湊到他身邊等待醫生開口。

“葉雨幽小姐體質偏弱,而且凝血功能較差,因此無法順產的可能性相當大,我們不得已之下只能為葉小姐實行剖腹產。可喜的是,孩子與大人都成功保住了性命,只是葉小姐現在還比較虛弱,希望家屬在探視時不要使她太過激動。”頭頂有些略微脫回黑色的銀髮醫生推推眼鏡開口,“還有一事,恭喜您,千凜先生,葉小姐為您生下了一個健康的女兒。”葉瑾一聽到這句話,像是放鬆了身體里的某根弦般跌坐回長椅,翼長舒了一口氣,對著醫生深深鞠了一躬。“非常感謝您,醫生。”聽聞此言,銀髮的青年揮揮手:“按照官方說法就是救人是我們醫生的本職,反正我是有工資拿所以才這麼拼命幹活,用不著謝我什麽啦。”

葉家長子不知何時站到了翼的身後,拍了拍他的肩,“喂,還不快去看看雨幽啊,她現在估計最期待的就是你這傢伙了。啊啊妹大不中留啊我可愛的小雨幽就這樣交給你這傢伙嗎……”葉雪戈擺出無比智障的表情看著千凜翼。翼愣了一下,隨即對葉雪戈點點頭,衝進了護士進進出出收拾用具的手術室內。

“大哥你搞什麽……就這樣讓他和姐姐在一起嗎,明明你也知道他和那女人……啊啊啊啊啊大哥你不要裝傻!裝傻對我也不管用的!”葉瑾一暴走了。

“小瑾你說什麼呢~”葉雪戈故作可愛的偏了偏頭——看在他不是女人更勝女人的偽娘臉的份上,這個動作還算適合他。“小雨那麼喜歡他嘛~我可是爲了小雨好喲~~~”說完還用雙手的食指撐住了鼓起的包子臉。葉瑾一一臉挫敗的看著不停裝傻的哥哥,心裡不禁第無數次吐槽了起來。‘你這傢伙明明就什麽都知道!明明是領導夏至革命的人但是卻喜歡裝傻!什麽啊這種大哥哪能給弟妹做榜樣!!!’專注於內心吐槽的葉瑾一沒有看到,自家兄長黑曜石般雙眼中閃過的犀利光芒。

[TBC.]